诡楼

我感觉到吉祥情绪上的不对,小心地道:“我们住在一栋楼里,你这样,我们以后见面也尴尬。”

只要吉祥没有出车,我都会坐他的车去上班,免得挤公交。

他狠狠地把一关,压低声音愤怒道:“你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是不是?”

当天晚上,我加班到11点才到,然后顺便在超市里买了一把非常坚韧的利刀,漂亮的收银员怪异地瞧了我一眼,我说:“家里的菜刀又钝了。”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大黄想了一下,这才明白我在问什么,他得意地眯起眼睛笑着说:“刘小媚的尸体发现后,我为了试探吉祥有没有做贼心虚,所以又拦下了他的车。故意在发现刘小媚的地方大叫,说看到了刘小媚的魂。结果没想到,他惊得差点开翻了车,如果他没杀人,何必吓成这样?我还听说,他回去后居然每晚10点都能听到刘小媚下班回家的声音,这不是做贼心虚吗?”

此人正是和我们住在一栋楼里的大黄:“吉祥,捎我一段。”

其实我是怕吉祥,这菜刀是用来防身的。到吉祥家的时候,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杀了刘小媚,对不对?”

“为什么?”

我从来不一面之词。出了吉祥的家,我又上了三楼。此时的大黄正在阳台上晒衣服,他一脸惊奇,好似在说你怎么又来了?

我好奇:“虽然说这个城市生活比较丰富,但她怎么大晚上一个人出现在山路上?”

“这事与我无关,破案那是警察的工作。”

吉祥的手劲很大,我怎么甩都甩不开,我知道他很生气。

到了公司后,我把那枚耳钉扔到了抽屉里,死死地锁住。

4.冷漠的代价

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“毕竟没有证据,我不想惹麻烦。”吉祥疲惫地道,“三天前,我在回来的路上又遇到了大黄,因为想试探他,我便让他上了车,哪知车刚到出城山路口,他便指着外面大叫,说看到了刘小媚,吓得我差点翻车……”

大黄急了:“当然有,因为我没有和他们一起回筒子楼,而是在超市下了车。”

吉祥松开了钳制着我的手,像下了很大的决心,然后轻叹一口气,告诉了我五天前那晚的一切。

冰冷的雨水冻得我快没了知觉,后来,我终于看到一辆车经过,我像看到了曙光,结果……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,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不能报警,否则警方会以为是我撞的人,她要讹上我们怎么办?”

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。我听到楼下有警鸣声,开了窗,我看到有几辆警车停在楼下。

他看到我后眯着眼说:“哟,你回来了。你们还没住在一起,上下楼分别租着房?”

我笑了,我最近在她那儿买了三把菜刀,而警方也公布死者的刀口就是菜刀所致,这个收银员是个聪明人。

我赔着笑:“是啊,你找吉祥啊,这个时间他还没下班!”

3.试探

这天,我坐在副驾驶上等吉祥下来。我摆弄了一下后视镜,余光突然发现后座上有什么东西闪闪发亮,于是我坐到后座细细翻找,居然在椅缝里发现了一枚钻石耳钉。

“听说,你后来又看到了刘小媚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我不禁颤抖了一下,他话里的意思和大黄完全相反!

“为什么?”

大黄看着我,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:“小蕾啊,你人不错,我觉得趁着现在你们感情不深,你还是和吉祥分手吧。”

“以后你看到他,离他远点!”

“大黄在超市门口下了车,不一会儿,刘小媚也下了车,我看着她进了超市,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,刘小媚被碎尸,埋在后山下……”

警察说,刘小媚死于五天前,她被凶手碎尸后埋在了后山,没想到才埋了三天,房东在后山挖土种树就发现了。

“见死不救等于蓄意谋杀!”我一刀接一刀地砍在吉祥的身上,“你每天晚上听到的脚步声,都是我弄的,我就是要让你和大黄相互猜忌!”

公寓其实就是城市郊区的筒子楼,便宜的租金吸引了全国各地形形色色的打工者,“混乱”也成了这一地区的代名词。而我男友口中的“她”——刘小媚是这一带的名人,因为三天前,这个女人的尸体被人发现了。

吉祥的声音突然出现,吓得我一哆嗦,我赶紧把刘小媚的耳钉握在了手心。货车才开到去城里的路口,一个男人突然跳了出来,好在吉祥反应快刹住了车,但依旧气得他破口大骂。

大黄很严肃地告诉我说:“吉祥有问题!”

趁吉祥不在家,我去了大黄家。没有寒暄,我直截了当地问他:“刚才,在吉祥家门口,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?”

我一愣,然后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!吉祥的意思是……那个女人死后,还天天按点回家!

“是啊?我们也奇怪啊,就让她上了车。她身上有很大的酒味,脸色非常不好。好像是和情人吵架,结果那男人居然把她扔在路上自己开车离开了。”

还好,她没有选择冷漠而是报警,要不然,下一个死的就是她!

吉祥傻了,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喉咙痛苦地抽搐着。他瞪大了眼睛,费地想说什么,却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“没在家啊。”大黄像是自言自语,然后又带着万幸的语气说,“还好你们没住在一起。”

我算了算日子:“一个多月了。”

吉祥扭过头,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也许吧。”

这是刘小媚的耳钉,我还记得她在我面前风骚炫耀的样子——自然,我不会和一个当情妇的女人争论饰的问题,即使我觉得那个耳钉再丑。

于是我绝望了……

“小蕾啊,你们在一起多久了?”

大黄说五天前,晚上9点的时候,他搭吉祥的顺风车回家,没想到在出城的山路口,他们遇到了醉醺醺的刘小媚。

其实只要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报警,估计我早就被抓了,可惜了,他们的冷漠当时差点杀死我,现在更害了他们自己。

当时,她的尸体成了碎块,全无平日的丰姿。

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报警呢?”

2.男友是凶手

我和男朋友吉祥是在公寓里相识的,我住二楼,他住一楼。

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不报警?”不止他,大黄也没有报警!

我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地睡不着,看来,真的到了和吉祥分手的时候了。

好不容易睡着了,我却做了一个恶梦,我梦到自己被车撞倒在路上,但是那人连车都没停就跑了。天下着大雨,夜又黑,我连救命声都喊不出口。

吉祥一脸的莫明其妙,但又夹杂着一丝愤怒:“你乱说什么,杀死刘小媚的是大黄!”

大黄啧啧嘴:“就是因为这样,吉祥才更可怕!”

当天晚上,我提着蔬菜回了筒子楼。我看到大黄按着吉祥家的门铃,一下又一下,可就是没人来开门。

正当我准备最后一刀结果了吉祥时,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。我拿着滴血的刀从眼看出去:外面站满了警察,还有超市那个漂亮的收银员。

我咬着唇,最后还是点了点头!

“可是大黄已经死了,所以凶手就是你!”我“噌”地一下冲了过去,拔出菜刀对准他的喉头砍了下去。瞬间,鲜血如水柱一样喷射出来。

吉祥却开动车子,没有理睬他。

大黄死了!他和刘小媚一样,被人碎尸后,抛在了后山垃圾堆里。

我跳了起来,愤怒道:“这不可能!吉祥和她无怨无仇,为什么要杀她!”

1.夜半脚步声

我的男友最近变得很奇怪,他总是在夜里10点的时候,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着说:“她又回来了,她又回来了!隔壁的那女人,她又回来了。”

前半部分他说的和大黄说的一模一样,直到——

“这和她的死有什么关系?”

可是吉祥和刘小媚无冤无仇,他害怕成这个样子是为什么?

刘小媚死的那天,我坐在公交车上,看到吉祥载着大黄和刘小媚。大黄在超市门口下车,随后去了附近的红灯区,而刘小媚只是在超市里买了点水果。我随后在超市买了一把菜刀。

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:他是说,吉祥杀了她,并把她碎尸埋在了后山下?

吉祥更暴躁了,狠狠地拍了两下喇叭,车子发出刺耳的鸣叫。他瞪着像灯泡一样的眼睛大叫:“什么为什么,叫你离他远点,你就离他远点!”

从三楼回到二楼的时候,我看到站在楼道口的吉祥,他很生气地朝我走过来,什么话都没说,一把拽我下了楼。

人生中的两大优点:一是能忍,二是永远有好奇心。

作者:格格蕾

我赶紧道:“好的好的,我听你的。但是……你最近是不是太敏感了?”

“因为四天前,我又听到她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还有她掏钥匙开门的声音。”吉祥看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。

“一年前,你酒后驾驶撞人逃逸,那个被撞的人就是我。大黄和刘小媚明明可以救我,却因为害怕担责任而见死不救……你们都太冷漠了!幸好我大难不死。出院后,我打听到你们的地址,搬了过来。”

我没有理睬他,而是看着他的眼道:“你……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谁知大黄转身刚走了两步,吉祥却出来了。吉祥冷冷地瞧了一眼大黄,然后拉我进了门。大黄也想进来,没想到吉祥狠狠一关门,把他隔绝到了门外,还差点撞到他的鼻子

我起身要走,大黄最后叮嘱我:“我告诉你这些,你可别卖了我。”

加载中…